• 文章标题
  • 阅读
  • 日期
  • 9257
    2017-08-09
  • 一、究竟要不要打掉腹中的孩子呢?6个月了,也是一条人命啊。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呢?这个沉重的石块压得香草喘不过气来。她再次捅了捅炉火,又扫了一遍已经很干净的水泥地,将一小撮垃圾揽在炉底的铁抽屉里,连同一小堆燃烬的炉渣倒入放在门背后的簸箕里,端起簸箕向后院的垃圾堆走去。当她倒完垃圾站直身子,猛回头发现对面祁连山黑魆魆的,仿佛张着獠牙巨口的怪兽向她扑来,“噼噼啪啪”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8106
    2017-07-31
  • 在李湾村,李大峰是有头有脸的人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三年前,李大峰和老婆刘美爱,从打工十来年的广东某企业辞工回家,在村头开了一家拥有五十多号工人的五金加工厂。工厂开业那天,镇上分管工业的副镇长、办事处领导、村委会书记村长都过去了,剪彩,讲话,放鞭炮庆贺,李大峰还请来了市里最牛逼的电子乐团前来凑兴。乡亲同学同事好友也纷纷揣着红包前来道喜恭贺。李大峰仅红包就收了十万元左右,等宴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9368
    2017-05-11
  • 一天晚上,我正在和美丽贤惠的妻子吃晚饭,手机铃响了,我赶紧细看来电显示,原来是老家镇长的电话,手指一滑,传来了镇长王大伟那高亢的声音:“红卫哥,明天早晨快回家一趟吧,有好事和你商量。”我笑着问:“啥好事?”他说:“你回来才和你说,要是不回来,好事可就给别人了。”我刚要再问什么,他已经挂断了手机。美丽的妻子微笑着问道:“啥好事呢?”我思量着说:“啥好事,说不定镇里又要建设什么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805
    2017-05-03
  • 很多年以前,我并不喜欢在半夜里起夜出门,因为那个时候的世界,是死寂的,寂静得可怕,周围除了自己的影子便什么也没有,更何况周围还是一片漆黑。而如今,我常在半夜里加班加点儿的工作至深夜,渐渐的也就习惯了深夜里只有自己影子陪伴的世界。只是现在不知何时起,大约在凌晨1点的时候,总会从办公楼后面,传来仿佛是来自古老岁月的钟声――“铛、铛……”,一声接着一声的敲在了我的心坎上,使疲倦不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5839
    2017-04-21
  • 一正是汛期,各级有关部门在防汛工作上正呈严阵以待架势。地处洼地的水洼村成了重点防范村。村长林欣欣这几天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,上级部门一个文件接一个文件地下达,她就得不时地召开两委班子会议,传达上级文件精神,布置具体工作,还得随时落实工作情况。万一出点状况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此时,她正站在村委位于二楼会议室的讲台前传达上级会议精神。林欣欣长着一张好看的鹅蛋脸,五官精致,身材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3673
    2017-03-02
  • 菊次郎躲在一个偌大的地窖里。一缕光线羞羞答答的照了下来。院子里有人脆生生地喊着他的名字:“菊次郎,你在哪里?”是一个女声。是井上原子。他的美丽的同桌。叫第一声时,菊次郎就想应答。但是他忍住了。又过了一会儿,听不到任何声音了,大概走了。原子小姐一走,菊次郎却又深深地失望起来。他的耳畔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呼唤声。他甚至能想象得到,一个留着齐耳短发,穿着杏黄色短裙的女孩,站在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2737
    2017-02-02
  • 美珠是玫瑰花园酒店的公关部经理,她细眉柳腰,明眸传情,一位清丽脱俗的女子。30岁的她闺中待嫁,渴望遇见心仪的王子。美珠喜欢红宝石色的标致牌轿车,那直立行走的狮子图案,犹如她活泼、灵动、放荡不羁的银河国际官网。美珠驾车好比美女与火焰,所到之处便会燃起汹汹艳火。一天,美珠发现车窗玻璃上升到半截腰,竟然停住了。伴随着呲呲的摩擦声,美珠预感到车出现了问题。于是咨询4s店,师傅说升降器坏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6514
    2017-01-17
  • 云雾岭山脚下,一座云雾缭绕的小镇,枕着薄薄夜雾,伴着第一次鸡鸣仍在静静的甜睡着。一条东西长不足千米的小街,躺在小街凸凹不平的青石板,坦露出锃光的胸膛,默默地述说云镇的过往。小街西头百里香油磨坊里,灯光一晚上亮着,王老五竖起耳朵听门外的动静,盼望听到农用汽车的马达声,就像庄户人久旱盼雨露一样望眼欲穿。百里香油磨坊,世代以云雾岭小颗粒红皮花生米为原料,通过磨坊一代代传人娴熟的炒制,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4796
    2017-01-15
  • 人类的活动就象是把锋利的匕首,在沧桑里刻下道道痕迹,让后人去触摸解读品味!一地一草一花木、一桥一庙一村庄、一山一水一石头的名称都饱蘸着当地人们精彩生活的浓汁书写而成。在江西省乐安县南村乡车头东排的烧坪有一座名叫阳裘寨的山。山不是很高与普通山没什么特别,但山顶上有一块面积约二亩地左右见方的平地,平地一角上有个大坑,这坑据说就是若干年前的池塘。因此山海拔约有几百米高,适合种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5131
    2016-12-22
  • “老公,我跟你说个秘密好不好?”倚月打开了与紫楠的微信聊天界面,发送道。这是他们相恋的第131个夜晚。老实说,从相恋到现在,他们只见过一面。而且,见那一面是在相恋三天之后。也就是说,相恋的前三天,他们是没有见过面的,对对方都只知道一星半点。哦,不太对,倚月去紫楠的QQ空间看过他的照片,而自己却没有给紫楠发照片。按倚月所说,照片有真假,倒不如见真人实在。所以,他们在知晓对方年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4960
    2016-11-05
  • “月亮不见了踪影,夜空中没有点点的星光,萍芝依在窗前,抚摸着渐渐隆起的小腹。一辆小车呼啸而至,雪亮的车灯像电闪划过,四五个陌生的壮汉从车上下来,冲进屋内,七手八脚,把萍芝架起往车上抬。”“不,不,不!”萍芝惊恐万分,腿四处乱踹,手乱抓乱推,突然坐起!睁大眼睛环视四周,大口地吸气,然后用力吐气,象是要把氧分营养全吸进体内,又把浊气废气全部吐出,皙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红润,惨白的额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2997
    2016-10-11
  • 窗前,月光落地,微风拂过树影,触动我内心深处的思念,思念我的兄弟军子。在那读书的年代,我们带着青春的冲动和鲁莽,此刻转身,回忆那年少轻狂。下课铃声惊醒了梦中的我,我擦了擦嘴角的口水,抬头看见军子笑看着我的面容,对我说声:“臣等,恭候多时了。”我弹跳起身叫到:“吃饭时间到了吧?冲!”边说边拿起饭碗冲出教室,引来笑声一片。军子拍拍我的肩膀说道:“课间操时间,兄弟!”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7879
    2016-10-06
  • 寻对雨说:“我的梦里有一片遥远的地方在等我,我要去追寻它,若我出了什么事,请一定记得照顾好我的家人。”随后,寻杨帆启航,踏着海浪朝着他心中的那个远方去了,只剩下雨在岸边眺望。雨也曾向往大海,可他不敢去,他有太多的牵挂,只能目睹着寻消失在茫茫烟波之上。一别经年,雨再也没有收到过寻的消息。他猜想,寻也许已经葬身于大海深处了吧!看着已经二十出头的恒,他的内心满是愧疚,他恨自己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2120
    2016-09-22
  • 1四月里的中午,杏花村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,天空湛蓝湛蓝的。刘老太太坐在自家门前择菜,十七岁的孙女巧秀和邻居小莲刚刚在河边洗完衣服,每人手中端着一个洗衣服的盆朝这边走来。“奶奶!”“奶奶!”巧秀和小莲说笑着向刘老太太打着招呼。“哎,哎,好孩子,这么快就洗完衣服啦!”刘老太太抬起头来答应着,耀眼的阳光使她睁不开眼睛。“奶奶,村前刚才过去了一辆小汽车,白色...[浏览全文]

  • 14861
    2016-09-18
  • 决心-旦被时间稀释,细微的芥蒂便会丛生。信仰和理想一旦被时代潮流冲刷,碰到险滩便会扭转当初的志向!看!当年人人称颂,向其学习的愚公移山,随着市场经济的兴旺发展,愚公也不移山啦!为啥?请看《愚公移居》。话说北山愚公,这天与往日一样,带领妻儿老小,在挥汗如雨地挖土移山,干得如火如荼的时候,河曲智叟挑着-担豆腐路过,本想再劝说这个傻子。可前几次的劝说,都被愚公坚定的移山信念碰...[浏览全文]

延伸阅读

  •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文宗阁的作者,发表您的原创作品、分享您的心情!

热点短篇小说

最新短篇小说

'); })();